博乐360官方网

石头的温度

来源:人民政协报 | 李培禹  2019年04月15日08:07

说石头是有灵性的,早已有凭证:《红楼梦》又名《石头记》,曹雪芹赋予贾宝玉身上的那块“通灵宝玉”,蕴涵着多少故事啊。说石头会唱歌,有《木鱼石的传说》,歌词云:“有一个美丽的传说,精美的石头会唱歌……”其实,石头就是石头,哪有那么多说道?然而,我今天却要说说我与石头的缘分。

我不懂收藏,更不会专心对待一块石头。我脖子上偶尔坠着的那块“墨玉”,是一次出差云南腾冲,在和顺古城一家老店里买的。那“买”,也是因为我把价格一下砍去一半,本以为遭店主奚落几句就算了,不想那老板当即拍板:“好,就给您打个对折,拿去!”我不好意思再推托,便掏几百块钱“收藏”了一块石头——不,是墨玉。回京后请一位玉石专家朋友“掌眼”给看看,专家笑了,说,还真是块玉,比石头强。我不知道这话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?

这位鉴赏专家,就是我多年的好友,著名国画家陈士奎先生。士奎是书画大家,平时酷爱收藏、把玩玉石,那天为了“安抚”我受伤的心,当即送给我一个“手把件”。我也没客气,回他一句:“还真是块玉,比石头强。”他哈哈大笑,说,你存着吧,这是块好玉。没事就抚摸、揉揉它,感到手热为止,你会体悟到好的石头是有温度的。

“石头是有温度的”,我记住了这句话。

体悟到石头的温度,也是从士奎兄身上开端的。那是我们一起到江西一个贫困地区参加采风活动,闲暇时我跟着他去了玉石市场。说是“市场”,其实就是一个个地摊儿,农(渔)民们(离湖边不远,所以也有打鱼归来的渔民)自家摆上一堆石头,讲究点的把石头分了类,用细细的流水冲刷着。我的眼神根本没放在玉石上,而是一个心思看热闹地观赏陈大师挑选石头。大师神情专注而凝重,还拿出来一个什么物件,好像是专门看“水头”的。但可能真的没发现什么宝贝籽儿料,他失望地摇摇头。这时,看摊儿的小姑娘说话了:“爷爷,您真的一块也不买吗?”士奎兄这才发现卖石头的是个小姑娘,他打量了一下她的穿着,说:“我说不买了吗?”小姑娘没再说话,脸上立马有了笑容。于是,士奎兄掏钱买了十几块石头。回宾馆的路上,那袋石头还挺沉,我和他倒着手才拎回来。我记着士奎大师的话:“这堆石头没几个钱,咱们买了就买了;你看,那个看摊儿的农家小姑娘多高兴啊。”

我的心头不禁一热,心里为士奎兄点个赞。

再说个我家院子地面铺石头的事儿吧。

我十几年前在大兴郊区买了处农家小院,几年后还清贷款,有点钱装修了,就通过朋友找到了装修队的小侯师傅。小侯并不小,一米八的个头儿,敦敦实实的身材,从河南南阳来北京做装修快10年了。长话短说,我们后来成了好朋友。装修的事儿我就找他,亲戚朋友甚至单位同事家里装修也都找他。小侯一如既往地让人放心、踏实。我还爱看他干活儿,没有他不会的,或者说没有难得住他的,瓦工、木工、电工、水暖,甚至软电等,样样在行。那年春天,院子里要栽种一片竹林。我高兴地告诉了小侯,他问需要他过来吗?我连说不用不用,送竹子的工人负责栽种。第二天,小侯不约而至。他说,园林工人种完就走,他们不管搭架子。新栽的竹子不搭架子不行,风一吹就歪了活不了。说完,他就一个人干起来。那时他还没有车,从城里到我这儿,要倒几趟公交车,然后再坐长途汽车,下车后还要走不近的一段路,而他,还要随身带着挺重的工具啊。

树木活了,竹子有了,小院该铺地面了。我喜欢花砖石的样式,但考虑价格难以承受只好放弃。小侯建议用下脚料碎石块拼,价格会便宜得多,他说只是您得容我几天,我得去淘换去。那段时间恰是我工作极忙的时候,根本顾不上小院铺地面的事。后来装修全部完工,我也没时间过去“验收”。我心里踏实:小侯的活儿不用验收。几天后我和家人回到大兴小院,最醒目的是用花色不同的花岗岩碎石块铺就的地面。家人都说好看。我拨通了小侯的电话,向他表示感谢。小侯说,新铺的石头地面要常浇浇水,而且您浇水时会发现我们的一点心意。我问什么意思?他说,您和家人一直对我和工人这么好,铺石头地面时,小王他们几个工人特上心,在一块块石头中精挑细选,终于弄成了,您一会浇水时看看吧!

我赶紧打开自来水龙头,清流冲过的花岗岩碎石铺就的地面,立时鲜亮起来。家里人先兴奋地喊起来:“快看啊,地面上有个大福字。”我也看到了,小侯他们利用淘换来的碎石块,在我的小院正中铺上了一个大大的“福”字!

我又一次感到了石头的温度。

(作者系《北京日报》高级编辑、著名作家、北京市杂文学会秘书长)